catbaron

去仙台

2014-8-25一早,搭乘北京早班地铁,在双桥转乘机场快线,到达北京机场。

寄行李,换登机牌,过安检。

在乘坐通往登机口的场内列车的时候,看到车站的墙上写着:“前往登机口只需3分钟,不要着急。”不久前在知乎上看到过“有什么打动人心的设计”的问题中,有人的回答便是这个标语。实际看到之后会心一笑。

乘飞机飞往名古屋。

在飞机上,我会想起自己数次乘坐飞机,似乎都是坐在右边靠窗机翼附近。每次起飞都会把头转向右边看窗外的风景,加上超重,总会让脖子的一边隐隐作痛。这次又是如此。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,这次航班为白天。我第一次在高空中俯视帝都。

第一次乘坐飞机的时候,我便觉得自己的思维哪里有了变化。我想大概是类似人类窥见四维空间之后的心态变化吧。似乎在《空之境界·俯瞰风景》中也有类似的表达。总之,从如此的高度俯瞰城市,让我有一种独立的视觉体验。我知道这座城市在运作,里面有各种人,过着各种生活。好的,坏的,幸福的,悲哀的,积聚的,溃散的。这些都在确实的繁盛,但与我没有任何关联。在这个短暂的时刻,我的行为不会影响城市,也不会被城市影响。我以局外人的视角观察一个文明的节点。

有些奇妙,不是么。

下午2点左右抵达名古屋。提交入境信息表单,录入入境信息,取行李,转机。



转机的时候,没找到去转机的入口,问了一个老大爷。老爷子身上挂着“志愿者”的袖标,想来是退休之后不甘寂寞出来提供援助服务的吧。刚到日本,我的日语和英语完全混合在一起,而且老大爷似乎听觉不是很灵敏,总之沟通效果很差。我本来以为他指路给我就好,没想到他把我带到电梯口,跟我一起上来,帮我问询航班的消息,一直看我进登机口。

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老人的样子。

从名古屋飞往仙台,我发现在起飞和降落的时候眼睛会不太舒适,有些疼。我想可能是高度近视不适合气压变化导致的。但是没想到对策。只能频频去做眼保健操。但效果甚微。

 

然后从名古屋搭乘机场专线列车去仙台站。人很少。

IMG_20140830_103943

由于我没有开通中国移动的国际漫游,所以离开国境之后,便没有信号了。也就是说在没有wifi的情况下,我便完全脱离了现代通信网络。电话和短信也无法使用。我能以来的就只有手机里面几张路线图。

 

在勉强辨认出方向之后,我拖着巨大而沉重的箱子,一路寻找预订的酒店。但是似乎路上的街景与手机中地图的标示有所不同,我不得不来回往返几次来确认自己没有错过路标。大概多花了一半的时间,终于找到了酒店。Check in。

 

第二天一早,查了路线,跑去学校考点探路。

这里的公交站台上面详细标明了每一次公交车到达的时间,与国内不同,并没有标出经历的每一站,只是画出路线图。随手拍了几张照片。

IMG_20140826_103527 IMG_20140826_103617 IMG_20140826_103607

 

公交车从后门上车,没有公交卡的人会另一张纸卡,上面写着上车时站台的编号。下车时,公交车前面的提示板上会标明各个编号在此站下车时需要交的费用。此外,在司机座位旁边,也就是投放硬币箱子的旁边,有一个零钱兑换的机器。可以接受2000日元以下的硬币或者纸币,并返回足够的硬币。我想这些硬币的来源应该就是我们投放进去的那些,想想工作流程如同有个售票员一样,十分合理。

 

回来之后日本同学问题有没有带给老师的伴手礼,才想起来没有带任何中国土产过来。于是只能在附近找中国土产店。从酒店走出来,雨开始下得很大,好在仙台本身并不是很大的城市,步行的距离也足以找到一家。在这家店里买了一盒茶和一瓶酒,回来的路上买了个礼品袋装好,已经下午四点多了。拿出次日的考试内容,匆匆翻看了几页。

 

27号一早,按照之前探好的路线,前去考试。这天考试的内容是基础科目,考场里面,我旁边坐着的时两个中国人,但并没有搭话。看起来是这里的研修生。

考试结果并不理想,虽然方法大概知道,题目也并不是很难,但是我计算速度太慢,很多地方没有做出来。

考试完后心情很抑郁,本来胸有成竹,觉得先拿下一城,后面还能沉着一些。这样一来状态只会更差。

 

之前约好和老师在28号下午见面,讨论一下隔天的口试内容。所以考完之后,准备拿出电脑再复习一下口试内容。由于需要VGA视频接口,自己的mac air没法用,所以又带了大学时候的老本子过来。结果发现……卧槽这边都是双孔插座,电脑只能靠电池活着了。纠结了一下,还是决定出去买转换接口去。

 

这次又是冒着大雨来来回回围着仙台站饶了很大的圈子,花了两个多钟头,终于在仙台车站东出口处发现了电器卖场。卖场里面用多国语言广播广告:“在这里你可以放心购买到日产的电子产品……”在找到转化接口的时候,发现有苹果产品区域,考虑了一下,索性买了thunder-vag的接口。这样只要带着mac air就能去考场了。

 

回到酒店已经是7点多,看了看第二天的考试内容,便出去吃了东西,早早睡了。

 

28号,专业科目,考试的感觉良好。多少给了我一些信心。下午换上正装,去见了老师。

老师是四十多岁的人,跟我讲日语会说的很慢,让人觉得很好相处。托@切成小块 同学的福,老师对我的PPT很满意,没有再提什么意见。对于一些模拟的提问,也说没问题。问我笔试的感觉如何,我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担忧,专业科目大概没什么问题,基础科目的话时间有些不够,有些担心。他只能安慰我说应该没问题,让我加油。接着他将我引荐给实验室的前辈。

 

实验室当时有四个人在,只有一个是日本人。一个中国的前辈跟我聊了一下,叮嘱了一下口试的内容,没什么事便送我出去。

我出了实验室,去等公交,被他看到,他跑过来对我说,你是要去仙台站吧。我说是。他说那你应该去对面等车。我说不对啊我来的时候是从对面来的。他说不不你应该是从这个方向,回去应该去对面。

 

于是我感激涕零地去了对面,就真的坐错了方向。

 

万万没想到,いじめ来的这么快。

 

前辈跟我说,他跟我说,口试的时候最好先来实验室,因为实验室还有两个人要去考试,大家一起去,考完之后一起回来,看老师知不知道结果。我看了一下时间表,最早的人口试是在9:25,于是我八点多到了实验室,发现,一个人也没有。

等到9点,还是一个人也没有,只能一个人跑去考场。

 

等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该我了。一路降下来,时间刚好。接着是提问时间,有个老师问我,你是青木老师的research student么,我说 no。他愣了一下,no?why are u here!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,他接着说,你什么时候到的日本,我说这个礼拜刚到。他想了一下,没有再追问。后来他又问,如果你这次没通过会怎么办。我一下肾上腺素就飚起来了,镇定了一下说,那我会尝试先做research student,明年明年再考一次。

 

我的口试结束之后,走出考场,看到一个人在等候,看起来是中国人,我想这大概是实验室的一个前辈,但没打招呼。本来想在等候室等待的,想了想,还是先回实验室了。

实验室里面有一个女生在,跟我简单聊了一下。然后我就在这里一边看电子书一边等,计划如果到12点老师还没来,我就先回去了。11点半左右,前面遇到的中国人回来了,看到我,跟我聊了一下考试内容,他说我肯定过不了了,有个老师问我要是这次考不过怎么办。我说他也问我了。他问我你要回去么,我说我在想是不是等老师回来打个招呼,他说我觉得没必要,反正这次大概也过不了。

我还是决定再等等。

不久,老师回来了,指着我们两个,跟他去办公室。

 

老师对前辈的ppt很不满意,因为各种格式的问题都没有修改,而且讲的内容也不合理,结构有问题。于是我愈加感谢@切成小块  对我的指导了。

 

然后谈到口试的问题,老师说,你们最左边的那个老师问了很愚蠢的问题,问你们如果没有通过考试怎么办,你们不要在意,他是个蠢货,只会问蠢问题,stupid。

我完全不知道他们什么问题,只能微笑点头,倒是前辈说,我不认为这个问题是蠢问题。看来前辈对自己十分没有自信。

 

后面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出去买了一些土产,回国。

 

从名古屋起飞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,看到名古屋的灯火只有小小一块,如同原始部落的篝火淹没在黑暗的浪潮中,才理解这座城市的渺小。我以后,要在这里生活么。

 

机窗外面,夕阳照在云层上面,十分妖艳。

 

评论

关注的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