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baron

再见,这一年

本命年的完结。

这一年真的发生了好多事。因为这一年的状态一直在变,所以似乎特别漫长。

【0】

去年春节之前,逃离帝都,还乡。回家之后,我把房间从靠阳台的地方挪到了北边,把东西彻底地清理了一遍。买了书架,换了窗帘。

之前的房间虽然靠南,但却只有半间。另一半是客厅到阳台的通道。北边那间因为没有阳光,所以用来储物。这次变动,花了两天时间,才将各物归位,还扔掉不少东西,算得上是劳民伤财了。在这件房间,邻居的wifi信号比我家还强,用脚本跑出弱口令来,速度比家里还快。所以,小地方还是有小地方的好处的。民风虽然不再纯,好在民智也不怎么样。

然而,到了四月,家中多事,我从此居然再也没在这间房间中住过一晚。

【2】

从四月开始,一直到最后离开,我都处在一种寄人篱下的状态。

首先,是外婆家。外婆家是个老宅子。有很大的院子。洗澡用浴缸。院子里有老太太种的菜。门廊上爬满了豆角和丝瓜。房子旁边一棵枣树。以前有两棵,现在只剩一颗,凑不成鲁迅的梗了。邻居家的猫经常来院子里玩,却不肯近人。我刚搬来的时候,两只小猫才刚刚出生,我离开的时候,已经长成飒爽的少年了。

我住楼上,二老住楼下。

每天早晨,二老会起来散步,7点30回来,喊我起床吃早饭。所以说起来,这半年我吃的早饭,比我5年来吃的都要多。吃过早饭,我就回到房间,看书复习,或者偷懒。总是就是宅。一是无处可去,二是无人可见。然而,我在这里似乎躲开了很多东西。大部分的时间,我与二老在一起,却与他们独立。他们似乎不受我的影响,也不想影响我。外公常对我说,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。于是,我进入一种真·单身的状态。那扇铁门之外的世界似乎都不存在,我之外的人似乎也不存在。世界变得飘渺而不确定。

我忽然想起《借我一生》中,余秋雨躲避文革的时候,似乎也有一段这样的经历。然而我的状况似乎要差一些。这段时间,我生了很多气,吵了很多架。现在回头看,那些说过的话,似乎还是没有错。不过,那些情绪的去向,却让我有些不安。我不知道它们是消失,还是蛰伏。或者,它们还好好地活着,只是我不再能看到。虽说如此,但这段时间让我看到好多平时看不到的事情,思考平时不愿想的东西。遗憾的是,有些结论,我不想接受,也不想说出口,也就只能假装我不知道,希望有一天能亲自否定它们。

【3】

托业考试,成绩出来后,在朋友介绍下联系老师。复习备考。

7月底,跑去威海办理签证。其实也是想借机会出去喘口气。在这里受到猴子夫妇接待,食宿都安排妥当。之前的恩师也照顾有加。认识了学长。

老实说这段时间我过得十分开心。也许是一整年最开心的时间了。老实说,如果我自己一个人,未必撑不过来,但是肯定要辛苦的多。威海这段时间对我来说,是某种范例。我想以后我会经常把这段历史翻出了看。

我离开威海的那个晚上,三个人送我。我上了bus,真的有一种“多看一眼说不定就是最后一眼,多说一句就是最后一句”了的感觉。

【4】

去帝都。借宿帅哥。帅哥,群主和森哥合租,森哥和帅哥都在某度工作,帅哥的导师是我在百度的基友。说起来关系近的很了。见了小柳和珊兄。两人特地带我去了雍和宫国子监,讨个吉祥。住了一晚,飞去日本。

考试,面试。

返回帝都,在帅哥这里耗了两个礼拜。

有一次一个人去看电影。看完之后,无处可去,在电影院坐了两个小时。

成绩出来后。取住房公积金。

回家办签证。十一外事处放假,只能拖到十月中旬。刚好有时间参加表哥的婚礼。

【5】

十月。收拾行李,飞来日本。至今。

这一年,很多事都是转折点。有些是我的,有些是别人的,有些是我们的。我想,这样的一年,大概不会很多吧。

我编不下去了。

再见,马年。

各位新年快乐。

评论

关注的博客